© Greceus
Powered by LOFTER

鄭王廟

家鄉※颱風天

懷舊

practice.tattoo

cry

腦袋裡的線


連接成一片一片

想描繪你的樣子


卻發現,那記憶中的模樣


只是我的想像

很久沒動筆...果然還是會生疏嗎....

劇本

身在一場精密設計的劇本裡


天真以為事情照自我意志行進


操控者的震怒  


理解了 不過是劇本埋好的伏筆


都只是任人擺佈的  木偶


嘗試脫離  


遺留的結局


殘破的狼狽軀體?


掙脫後 散落一地的束縛?


1 / 2
TOP